寒假的時候,我的姑丈他離開了我們。
和姑丈的相處時間大概等於零吧,
印象中見面的次數不到5次,
而交談呢?
我真的記不得了。

今年過年期間曾經到姑姑家去拜訪,
原來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我的姑丈,
元宵節的隔天,傳來姑丈離去的消息,
爸媽匆忙的出門,我在家裡心情很複雜,
因為當天下午和姊姊已決定要到宜蘭去玩,
感覺自己好像不應該去遊玩,
是不是應該到姑丈家去幫忙。
但是去宜蘭的行程早就約好,飯店也已經訂了,
再說,我們過去能幫上什麼忙呢?我不清楚。

從宜蘭回來的隔天,爸爸和媽媽帶著我去給姑丈上香,
因為隔天我就要回台中準備開學,
下午兩點多到的時候,大伯母和二伯母已經在那幫忙了,
還有一些姑姑的兒女孫子,其實感覺不到大家的傷心。
在姑姑家外的廣場,排了一些桌椅,大夥在那折蓮花、元寶還有燒銀紙。
邊做這些事情邊聊天,這讓我想起阿公走的時候,
大家也在二伯母家作同樣的事情,氣氛也不感傷,
但這絕對不代表大家都不難過。

那晚,專門處理喪家事宜的人到姑丈家佈置靈堂,
在那之前依循傳統,大女兒和長孫必須一個從家裡爬出去,
另一個從外面爬回來,並且要大聲的哭喊死者跟你的關係,
參加過喪禮的人應該都知道這是最令人心酸的一幕。
旁人都哭了,我忍著淚,因為我看見爸媽也是沒有掉一滴淚,
這讓我想起阿公走的那天,爸爸忍著眼淚的表情,
爸爸叫我們不要哭,這樣阿公才會捨得走,
當然,現場只有爸爸一個人做到。
於是,在姑丈的靈前,我想起爸爸的話,忍住淚讓姑丈好走。

晚上堂姐下班後也到姑姑家,
當大家忙著佈置靈堂時,我們這些非直系關係的人都到一旁去,
因為要移大體,怕會嚇到或是沾染到不好的東西,
所以我們離開了現場。
那時候伯母和堂姐們都說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有些是姑姑和姑丈的事情,有些是阿公和阿嬤間的事情,
也有伯母和伯父間的事。

其中讓我最感動的是姑丈對姑姑的愛,
也許我們這一代的人對上一代的事情真的很不清楚,
但從大人的口中也能略知一二,
他們說姑丈自己說其實他早就該走了,
那是因為他離不開姑姑,所以他一直堅持留下,
也許這種說法很沒有根據,但是這份愛卻是貨真價實的,
他們口中的姑姑好像沒那麼愛姑丈,
說姑姑常說她就想離開姑丈之類的話,
但是那天在遵循傳統古儀的時候,姑姑他也躲到廚房哭了起來,
其實都只是嘴上說說吧,夫妻哪有不吵架的呢?
但畢竟都是生活了大半輩子的人了,怎麼可能沒有感情?

堂姐也說到阿公出殯的那天,
她說我們這群孫女坐在同一台小貨車上,
一路從家裡哭到殯儀館,其實這份記憶我已經不太記得了,
聽到堂姐這麼說,我才突然又想起來,
對耶,那天我們都哭得好慘。


阿公的離去也是在寒假,在高三那年的寒假,
我也記得當時阿公從醫院回來的樣子,
還有一股氣在,阿公說他要回到家裡才要離開。
大家圍在阿公身旁,口中唱著南無觀世音菩薩,
我親眼看著氧氣罩從阿公的嘴裡拿走,
其實當時我並不知道阿公還有一股氣在,因為他並沒有睜開眼。
我更記得那時候姊姊從台南回來哭著爬進靈堂的那一刻,
也永遠無法忘記家族裡所有人掩面哭泣的那畫面。

一個人的離去到底對活著的人有什麼影響力?
我不知道。

只是阿公的離去,讓我感到全家族凝聚在一起的力量和感情,
那是很讓人感動的。

阿公,我真後悔你在醫院的時候我沒有常常去看你,
因為我一直以為你會好起來的,
我一直以為你還會像以前一樣,住在我們家,
和我們一起吃飯,看你最喜歡的摔角和布袋戲,
還有在房間聽拉哩歐,抽著你喜歡的長壽煙,唱你會的日本歌。

阿公,對不起。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