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一起生活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過了一天,心情平復了一點,

雖然,想起來,眼眶還是泛紅。


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心,的確都讓人傷心,

難道過去都只是我一個人的誤會?想不到友誼也可能是一廂情願。

我不知道我到底做了甚麼或是沒做甚麼而得到這樣的對待,

也想告訴自己其實沒有這麼嚴重,是我自己多心,

但當我知道有這樣感覺的不僅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

我承認被揭穿想法那一刻是令人崩潰的。

那一整天看起來堅強有力的偽裝,瞬間掉落在地也確實粉身碎骨。
 

 
值得嗎?

我也開始考慮,

開始要重新分配那些位置。



遠在天邊的就放棄吧,抓緊這些近在眼前的。



我知道,如果是我絕對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如果是我絕對不會這樣子對待重要的朋友,

所以,也許我沒有那麼重要吧。


謝謝你們用這樣的方式告訴我  


真的很遺憾,我的普通朋友。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內湖五人小組又聚會了,



 一樣是ㄧ堆抱怨還有亂講一堆沒有營養的話,


 但昨天拍照的時候沒有玩歪腰,

因為店員都排排站的看著我們,

我們也是有羞恥心的!!!!



回家的車上,cookie說好像只有我們門市的人感情這麼好,

其他地方好像都不像我們這樣,

恩,想一想覺得社會真的現實的好可怕,

而我們的感情又真的是難得的好珍惜阿!!


就像之前沁沁的阿木總是說她上班跟上學不一樣,不可能交到好朋友。

而沁沁就很叛逆的回:我就是在那邊交到一群好朋友嘛。

然後儘管每天要花4個小時來回的車程和將近200元的車資(不知道是單程還是來回),

但他還是這樣通車了快三年,

也許就像我之前情緒真的超級不好的,

但每天醒來唯一支持我到公司的理由還是:算了,去公司可以跟沁沁碰碰老猴餅乾玩,

還有趙哥蓋蓋跟艾琳。

不好的情緒就會瞬間少一大半。

 

 現在就像沁沁說的,他等我們一個一個來,我們又一個一個離開。

剩下她一個人獨守空閨好可憐啊!


真希望我們還能再一起為了某一件事情而努力,

相信我們在一起的話會做得很好!!!

  

LOVE U ALL!!!




 ((這張少了cookie))


((這張多了最右邊的cookie表妹))






  

 ( ((這張也多了cookie表妹和碰碰的溫柔同學)))







哈 我們是七人強!!!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氣好的時候我都會捨不得睡覺,

you tell me是"還用你說"的意思,不是"你告訴我",

大家都知道荷包蛋sunny side-up 是煎ㄧ面,但兩面都煎是over easy or over hard,

facebook的

原來這句英文不能這樣說喔

真是太棒了!!!!



好的,我要跟媽媽去市場買菜,

see u~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13 Tue 2010 18:43
  • 整理

今天下雨,好適合窩在家喔,

太爽了,完全不用出門,也不用打扮,宋啦!!


下午整理了一下收抽屜,

就那麼一格我整理了可能有一小時,

沒辦法,

那一格簡直是精華格,

有我很多青春歲月的回憶阿,

有好多人寫給我的信和卡片,

不小心就會邊整理邊回味,

給大家看看這荒唐的一幕,







這是整理到一半拍的,

我真的有很多信跟卡片耶,有一箱在我的床底下,

我老木剛剛看了我的房間後說:
妳這樣叫做有整理喔?你桌子侯薩灑~

ㄟ老木,我整理的是抽屜又不是桌子,

而且老木說沒用的東西趕快丟一丟,

我說那些都是人家寫給我的東西耶,

老木又說 那就是沒用的東西,

我說:老木,那些東西有一天我死了要燒給我的。

老木就無言了。



看了那些東西,很多以前的事情都湧上心頭了,

國中時候有一個很荒唐的日記寫著

"今天X男問我   A B C D E 這五個男生我要選那一個?"

哈,荒唐耶,

五個可以選,怎麼這麼爽。




還有我楊竹馬在重考班寫給我的信,有兩封耶,

字真醜,哈,

不過你很重視我,我很開心啦。




還有還有,我離開東海後,小鯨魚寫給我的信,

他每一次都很用心寫,

我剛剛看了又哭又笑,很想妳啦~




我連你寫在衛生紙上的紙都帶回家珍藏了,你有沒有很感動?



現在大家都很少用手寫信了,

拜託還是寫一些東西給我,我都會好好珍惜的,真的啦!



原本要把照片貼在牆上,結果光弄這桌子的抽屜就累得要命了,

明天再繼續吧。



最近想搬到天空,因為無名的會員要結束了,不想再繳錢,

但有點不習慣天空的介面,

吼。


確定了再通知大家這樣,估掰~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好的, 今天是離職的第二天,睡到中午十二點是基本款。

由於昨天太興奮很早起以至於晚上非常的累,

不過做了很多事情真的太爽了,宋啦!!

今天變好冷,不用外出真的太爽了,宋啦!!

明天要去打零工,時薪比雄屍高,下午兩點到九點這樣有1400喔,

後天想要偷懶就作一點到五點也有800元,宋啦!!!


好啦,我其實不是要講這些,真的很愛離題,

預計六月要飛去澳洲,心裡其實有很多捨不得,

但其實一年很短,

所以剩下的這兩個月,更短。


這幾個月以來,其實發生很多事情,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明白,

我很感謝那個給我一封信的男孩,

你的勇氣像蝴蝶效應般的散開來,

讓我更果斷的做決定,也因此又影響了身邊很多很多人,

這樣的勇氣在我週遭已經蔓延一股氣息,

而你對生命的熱情和誠懇的態度都讓我深深感動,

謝謝你,也期待你有更好的未來。




我要繼續來找資料了,希望希望一切順利,

親愛的你們,別為我擔心,我會想念你們。



5月的墾丁,別忘了!!!!!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想了好久,

我以為我決定了,

但要說出口,

的確很難。


不想傷害誰,也不想勉強自己,

到底,要怎麼辦?


確實會捨不得,想到你會難過我也很難過,

但是我...

我真的...



自由。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讓我們歡迎2010的到來,

我也衷心期盼2012是世界末日。

跨年夜在家裡看跨年節目,我只能說今年真是無聊透頂,

沒有a-mei沒有jolin沒有jay,只剩五月天跟力宏在撐場子阿!!


好,我重點不是放在跨年,只是順帶一提祝大家新年快樂!



前幾天看到杰倫說他以為記者這麼辛苦薪水有十幾萬還是幾十萬,

然後被大家說他吃米不知米價,我只能說他過太爽。

一直以來我就有這種疑問,到底憑甚麼藝人的薪水高得嚇人?

在他們身邊服侍他們的人,或是幕後工作人員,

每個人都累得跟狗一樣,薪水根本連他們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吧,

這種付出與收穫的比例也太不公平了,

難怪大家都搶著要當藝人阿,

誰來評評理,

這薪水是哪個王八蛋訂的,

他一定在B18被大家噴口水!!!!!!!!




我今年的願望是離開雄屍,我想這應該很快就能實現了,祝福我吧,阿門。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太開心了,現在電腦簡直跟新買的一樣快阿,

好久沒有這樣順暢的感覺了,如同我的腸胃一樣,

希望大便也可以跟上電腦的腳步變得如此順暢!


感謝唯一的表弟,




不管你怎麼說,

我認為男生會修電腦真是大加分啦!!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登啷~百密必有一疏,

更何況我腦袋那麼空,是吧!

我趕去醫院的那天,還繞到礁溪去買鴨賞跟鴨肉捲,

因為我爹娘要吃阿,你看我多孝順,

這樣一來也耽擱了至少半小時吧!


在辦離院手續那天早上,有一個男護士來幫我做最後一次換藥,

他開始跟我們聊天,

後來他就說:ㄟ~~你是不是前天晚上九點多開刀的那一個?

我說:對阿,你怎麼知道?

他說:因為我在裡面阿!

蝦咪~~~

他說他就是坐在我病床邊的那一個,

有跟我四目相交的那個人啦!

他說他本來也想跟我聊天舒緩我的情緒說,

哈哈哈哈!


但後來我回到家後又想一想,慘了,那我的幼兒裸體豈不是被他看光光了,

我竟然還那麼開心得跟他講話,

歐~~太糗了!


還有還有,出院那天不知道是在急急忙忙甚麼,

到了車上阿,李先生折起來的外套一打開,發現醫院的冰枕也被我們帶回來了耶,

天阿,這要算偷竊嗎??對不起對不起啦,小小冰枕你們就別介意了吧!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抱歉了各位,

小的最近又懶散了,

但是寫這個真的要浪費很多時間耶,

大家就看在我平常也是要上班的份上就不要太計較了吧!

趁著颱風天,讓我趕快補完吧!


第二天的晚上護士依舊很忙,

我依舊是有很多尿,

但李先生當晚灰長的累,因為他前一天已經睡不好,

然後又參加畢業典禮,又和家人老師吃飯這種場合精神也很緊繃,

最後又洗完澡再開車過來陪我,

所以他已經不顧那很難躺又無法轉身的小床早已呼呼大睡了,

我雖然很不想吵他,但我點滴在身沒有辦法,

大約凌晨2.3點的時候我有叫他,

但叫了好幾聲他都沒有反應,

於是我又把意志力搬出來用,

但意志力比不上尿意,所以沒有過很久我又叫了他,

一直叫不醒但我又不能叫得太大聲,

好不容易李先生終於醒了才帶我去上廁所,

點滴阿點滴,你快點離開我吧!


登登~第三天星期天來了,

早上又是那個菜鳥護士,

依舊是給我一顆藥,

李先生去買早餐的時候我的主治醫生又來啦,

我只能說李先生跟我的醫生真的很愛錯過,

沒有人陪我聽醫生講話,我真的很愛miss掉他講的一些話,

不過重點我都有聽見,

醫生說我今天可以拆點滴,明天應該可以出院了,

喔耶~

但是我等等等,護士都沒有要幫我拆點滴的樣子,

我跟李先生就想說,應該是因為這一袋還有吧,

後來一個胖胖男護士進來,

他看了看點滴後一副要再幫我加一包上去的樣子,

ㄟㄟㄟ,你們醫生跟護士之間都沒有溝通橋樑嗎??

還是說溝通橋樑就是我????(驚)

我就跟他說:醫生說我可以不用打點滴了耶。

他說:喔ˊ,是嗎?好,我再去問醫生一下。


果然沒多久,他就來幫我拆點滴了,

拆點滴好像比裝上去的時候還要可怕耶,

首先,我手上超多膠布黏了我三天,

所以他們快跟我的皮乎融為一體了,

重點是邊拆還要邊按著那一隻依舊插在我手上的針管,

拆完了以後,胖胖護士非常帥氣又迅速的拉著點滴管抽掉我手上的針,

咻的一聲,針就離開了我的肉體,伴隨著幾滴血,

然後胖胖護士又趕緊迅速的幫我又再貼了兩層膠帶,

我的手有凹陷的痕跡,整個沒有彈性,

「要用力按個5分鐘喔,要這麼大力才可以喔,不然會瘀血。」他真的壓很大力。



要按這麼大力喔?????我左手沒力。

於是我趕快呼喊李先生幫我按,

我跟他說要很大力才可以喔,

他說他已經很大力了耶,還很擔心我會痛,


我不痛我不痛,要是瘀血了我才痛,

不知道是不是壓得真的不夠用力,

到現在我的手好像都還沒完全復原,

搞得好像我是手受傷才去看醫生一樣,

我肚子傷口都快癒合了,我說右手你在搶什麼戲阿???


說到點滴,

好像每個人打點滴位置都不一樣耶,

我中午下去溜搭溜搭的時候,

發現有的人打的位置跟我不同,

應該說,好像沒有人跟我一樣打在手背上耶,

是我奇怪嗎??可是電視上也都打在手背阿,

算了,我再想也不知道為什麼。


中午我又到了樓下美食街吃飯,

吃完後實在不想再到病房躺著,

而且病房真的好無聊又沒有電視,

所以就在樓下書局閒晃,

晃到一半就很想大便,

告訴你們喔我開完刀後大便很順暢耶,

可能是因為有東西在我肚子裡面攪來攪去幫助蠕動吧,

那幾天我都好HAPPY阿~~~~~~


話說醫院裡的書局為甚麼都要賣一些鬼故事阿?而且很多都是醫院背景的鬼故事,

是不是以為這樣病人就會害怕到快點回家呢?壞壞。

我和李先生就買了兩本醫院怪談,

哈,騙你的啦,我咧甲罷太閒喔。


我買了兩本雜誌,還有一個很好笑的海綿寶寶扇子要送給練妞,

然後又去買了飲料後就在外面廣場休息,

有一個路人阿,他說所有的飲料只有茶裏王是用茶葉泡的,

其他都是茶精,叫他家不要買,

而且他講得跟真的一樣耶,敢問大哥是在哪裡上班阿?


「茶裏王。」


我猜的啦。


接著看到一隻鳥超奇怪的,

牠竟然不是用跳的,是用走的耶,而且走超級快,

非常怪異的畫面,

後來李先生就去逼近牠,牠也不飛喔,就一直快速走路,

還在那邊繞圈圈玩躲貓貓,直到真的快被抓到了才飛走,

哇,該不會三總裡面還有動物醫院吧,那這隻應該是看精神科,牠以為自己是人。


之後我們又回病房了,

下午那個男護士阿,看到李先生在用筆電做作業,

就開始一直跟我們聊天,

從研究生開始聊,聊到他自己不想工作了,

聊到他哥哥被教授留下來不讓他畢業很慘,

一直講一直講,差不多聊了有一個小時多,

我說你阿,是藉著陪病人聊天在打混對不對阿?

就像我以前在餐廳打工,也很希望客人跟我講話,這樣我就不用一直走來走去了!

後來旁邊老婆婆的機器又發出逼逼逼的聲音,他才又去忙別的,

那時候婆婆也來了很多家人餒。

我跟李先生就拉上簾子,


他打報告,我看雜誌,看完又睡,

接著又到了吃飯時刻,

我吃了韓式烤肉麵,不錯吃耶,但他有一個號碼牌用意的震動器,

就是餐點好了後你的震動器會響,

我只能說他震動器真是電力十足,想把病人嚇死就對了。


接著我們回病房又開始無聊,

於是我就說要玩遊戲,但隔壁的病人很像是重病,

這樣打電動是不是太白目阿,

於是我跟李先生就選擇看電影。(這樣是有比較好嗎???)

至少我們看的是無聲火阿,又不是看喜劇,對不對阿!

看完後也很晚了,我就在玩接龍,後來隔壁病床的人開始越來越多,開始噪動。


聽到婆婆的家人開始在哭阿,說甚麼要拔管了之類的話,

我就知道他們要讓他離開了,

但此時就想說,EXCUSE ME~~~~~~~隔壁病床有人耶,

讓我們參予這畫面好嗎???

我跟李先生對看後都不知道現在是要睡還是不睡,

後來終於有護士小姐叫我們換床,

於是就請我們晚上先到隔壁去睡,

隔壁是一對大概六十幾歲的夫婦,

一知道我們進來他們好像嚇一跳,

那張床的藥味好重,我突然想起前一個病人是不是躺在這張床上很痛苦?

他的生命是不是就結束在這張床上?

直到那一刻,我才想到醫院的可怕阿,

不過關了門好暗好安靜,我還是睡著了。


隔天一早,我們依舊先待在新的病房,

突然想到我北木怎麼都沒打來,

就在此時,

門外經過兩個熟悉的背影,

歐~~我的北木他們去隔壁房找我囉~~~~

趕快大聲呼喊:爸媽~我在這

他們就問說:我們怎麼改到這間房?

於是就解釋給他們聽了。

後來他們就急急忙忙的要去辦出院手續,

ㄟㄟㄟ,有沒有這麼趕阿?

我早餐都還沒吃完耶,嗚~~~~~~

他們還有更殘忍的一件事情就是,

一開口就說:提款卡拿來,密碼幾號?


嗚~~~~~~~~~~~~~~~~~~~~我是病人耶,你嘞索我!!



先幫我出一下會怎樣阿?嗚~~~~~~~~~~~~~~~

哪有這種北木拉~~~~



就這樣我辦好了離院手續,申請了兩份診斷證明書,醫生跟我約好回診的日子,

我就離開了三軍總醫院,結束了我第一次住院。



首先感謝家人(好像還好)、李先生還有醫生護士們,

也謝謝各位在我住院期間來看我的、打電話給我的還有傳簡訊給我的人,

我只好讓你們免費得到看傷口一分鐘,拍手!!!



還有這期間內湖門市的各位也忙翻了,感謝大家協助處理我的爛攤,LOVE U ALL~~


(終於寫完)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哈哈哈,由於最近夜晚都在看大長今,

所以就拖到現在還沒寫完,

長今阿長今,你的故事真的太好看了,高潮迭起啊!

但我一定要趕快寫完這個,不然我也差不多快要遺忘了,

沒辦法,開完刀的人好像會比較笨歐(自以為)。


第二天早上呢,我一睜開眼,就馬上尿意衝腦,

趕快叫李先生帶我去廁所,

但是由於我的肚子被打了三個洞,

所以我是無法使用肚子的力氣,

這時候真的很有病人的感覺。

大家有沒有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是三個洞而不是一刀呢?

咦~因為先在手術很進步阿,我是開腹腔鏡手術來的,只有三個小洞,恢復也很快喔。


由於手上還插著點滴,所以就必須先移動點滴,再來移動我,

所以李先生都一副很忙的樣子,

剛是把我帶下床,他就忙得氣喘呼呼了,


我隱約記得凌晨的時候醫生說我最好先不要下床,

他說麻藥剛退,我會以為我可以支撐自己的身體,萬一突然腿軟滑倒很危險這樣,

雖然我很想演反派角色跟李先生說我可以下床,

但最後怕真的發生浴室跌倒事件會搞得自己很狼狽就作罷,

萬一我的手插到馬桶裡面,那我不是規周海了了~~~


第二天早上的護士一進來除了幫我量體溫跟血壓以外,

還拿了一顆藥給我吃,一直分咐我只能吃要跟喝水,

但我又隱約記得昨天好多個醫生護士說出:只要排氣後就可以吃東西~這句話,

所以我就自己以為因為我還沒排氣所以他只給我喝水跟吃藥,

後來咧,快到中午的時候我就放了一個小屁,

但我又自以為屁太小所以不算,

又過了不久,來了一個分量大一點的屁,歐耶~好happy,我可以進食了!!

於是,打電話問爹娘何時來交班,

他們說差不多要出門了,於是問我要吃什麼,

我就說:我想吃酸辣麵,

這句話似乎嚇到所有人,

因為普羅大眾應該都認為開完刀只能吃清淡的粥之類的,

於是我娘就叫我吃餛飩麵即可。

好唄。


我爹娘大約是1點左右到的,

孟施跟國煌比他們早一步進來,

他們帶了一盒好像很高級的日本白蘋果禮盒,

真是太搞剛了,

你們有來我就很開心了拉,

然後他們就跟我爸媽聊起盲腸炎的事情,

我爸講得十分專業,

原來是我病房外面剛好貼一張盲腸炎的簡介,

ㄟㄟㄟ,有沒有必要這麼巧啊!

等孟施和國煌走後,我就看了爹娘帶來的食物,

哇~他們又帶了四杯清心來,喔耶,我可以喝清心耶,

then我就開始吃香噴噴餛飩麵,

我娘親很可怕的不等我嚥下就一口一口的塞下去,

於是在我差不多吃了一半的時候那位護士小姐就近來了,

他灰長驚訝的說:你開始在吃東西了!!那表情似乎是看到有人站在窗邊要跳樓一樣吃驚,

我就說:對阿。

他又說:你還不可以吃阿~~~~~

登登~~哩公蝦~~~~~~~


我們就說:不是說排氣以後就可以吃了嗎???

他又說:我有說嗎??我沒有說吧,我不是一直跟你說你只能吃藥跟喝水嗎?你這樣我會被醫生罵耶。

頓時我們四位感到無比的困惑,因為分明一直有人下指令跟我們說放屁後就可以吃東西阿,

於是我們帶著疑惑的眼神和心情就停止吃我的麵,

害得我連清心都不敢喝了,嗚~~~~~~~~~~



所以我又開始只喝水,唉。




但是呢,下午醫生又來巡房一次,


降息我就問醫生說:醫生我已經有排氣了請問我可以吃東西了嗎??

醫生就說:可以阿,排氣就可以進食了。

你看你看,你這個護士是不是新來的阿???

多讀點書吧!



醫生問我傷口會不會痛?我就說還好。



大家都一直問我傷口會不會痛,我每次都想了一下然後說還好,

是真的還好,是有點痛痛的,但也不至於要說出會痛,

而且我覺得我差不多可以出院了。



李吃完午餐後就先回家去了,

因為今天晚上是他的畢業典禮,

他回去要休息一下再去,

嗚~我本來要去參加畢業典禮的耶,

聽說有很漂亮的煙火,我還把班表調成早班,

我只能說冥冥之中自有定數阿。(泣)



於是下午就換我爹娘照顧我,

但他們就是那種很青菜的北木,

而且真的太沒事情做,

病房裏面也沒有電視,

其實我爸可以先回家的說。


而且可能真的是剛開完刀的關係,

我整個就是睡睡醒醒睡睡,

通常醒來的時候我爸都不知道跑去哪,

我媽則是一直逼我去洗澡,

ㄟㄟㄟ,這樣很難洗耶,

而且我又沒辦法站直,

但可能真的是無聊到不知道要做什麼,

所以最後還是去洗澡了。

其實只是用毛巾把身體擦一擦啦,我又不能碰水。




旁邊病床的婆婆得了肝癌,

我每次都很想看他一眼但是又不好意思,

那天下午有4.5個人一起來看他,

然後就開始幫他念經,

說這樣會讓他比較不痛苦,

我還很白痴的想說:那也讓我順便不痛苦吧。

後來才知道他們準備讓婆婆離開了,

夭壽喔,原諒我的無知,阿密陀佛。

順帶一提,我爹娘也是聽得津津有味,因為他們不是念南無阿密陀佛,

所以我懷疑可能是一貫道之類的喔!



那天的晚餐是吃素麵線羹,麵線羹是李先生的最愛,

真的是無聊透頂,我就穿著新的手術衣去會客室看電視,

再順帶一提,三總沒有提供住院的衣服給病人耶,

所以大家都穿自己的衣服,好花花綠綠的醫院阿,

但是我覺得穿手術衣好舒服,超寬鬆的。


一走過去會客室,哇,我爹也在那裡,還有很多人也在那,

大家一起看很無聊的電視節目,為什麼是在看明日之星呢?

星期六晚上不是很多很好看的電視節目嗎?


但沒辦法也只能配合。

不過阿,明日之星有兩個女生真的好會唱,厲害厲害。



今天我娘照顧我的時候灰長的粗魯,

沒辦法,媽媽就是這樣來的,

我媽的外號就是亂亂木來的。

而且他一直給我暗示說他晚上不要留下來照顧我,

ㄟ,哪有這樣的啦,

雖然我可以叫護士扶我起來去上廁所,

但萬一真的有事的話我要找誰阿,

難道是找隔壁的看護???喔ˊ,good idea~




後來,李先生的畢業典禮結束,他又跟家人還有老師去吃飯,

他問我說晚上我媽會不會陪我,我說應該不會耶,

所以,他又很可憐的來陪我度我第二個夜晚,

我爹娘就很爽的可以在家休息,而且還打算隔天完全不要來看我這樣。(繼寬北木阿~)




(好啦,我看第五級就是最後一集了)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終於要來到精采的地方了,

也就是令人屏息以待的手術室,

當我安穩的躺在另一邊的病床時,

心裡想著:喔~終於要進開刀房了,但也有一點小小的擔心,

後來我就又閉上眼睛等待這一切的到來。

隔了一會,一直聽到旁邊的人在講話,我想大概是在說等一下的流程等等吧,

後來,仔細一聽好像不大對勁喔,怎麼有股歡樂的感覺?

於是我睜開眼睛仰望四周,

哇~好多人喔,現在是在開同學會嗎??

我這種小小的手術,不是應該只需3個人嗎??

我隨便算了一下人數,大約就有4-5位,

他們真的在聊天耶,


excuse me~~~~hello~~~~



有人看到我在這裡嗎??


還是我已經被麻醉了但我像鎖命麻醉的男主角一樣還是有知覺咧??


請問諸位大德現在是在等什麼咧???


我望向床邊,坐著一位帶著眼鏡的醫生,

和他對到了一眼,感覺他好像有話要說,

但我想假裝自己不在意於是又將眼光移到其他地方,

看了一下周遭環境,這間開刀房好像也跟電視裡演的不一樣喔,

沒有很大很亮的手術燈,印象中都會有3個,但這只有一個,

而且好像是可移動式的,就像我們去美髮店裡的烘罩一樣,

空間好像也有點太大,感覺很像臨時改造的耶,

我想要看手術燈ㄆㄧㄚˋ ㄆㄧㄚˋ ㄆㄧㄚˋ的打開那種震撼的畫面啦,

嗚~~我感覺電視真的很愛騙人耶~~~


就在此時,近來了一個著裝完畢的醫生,

喔,原來她是麻醉師,

他匆忙了近來,然後說:怎麼沒有人打電話叫我啊。

我整個翻白眼然後恍然大悟~原來大家都在等你呀這位大姐!!!

是你害的是你害的,又讓我多痛了至少10分鐘,

於是,他就跟我說,來這是氧氣給你吸,大口一點吸兩下,

我就想說,齁~齁齁~想騙我,這分明是麻醉劑阿,

但我還是很聽話的大力的吸兩下,

開始的前兩下我都有聽到他說再大力一點~

但到第三下的時候我就沒聽到他再繼續指導了,

但我還是努力的吸,

第四下,還是沒聲音,我還是努力的吸,

excuse me ,有人在關心我嗎??我還要繼續用力吸嗎???

算了,管他的,我就開始放鬆的吸他給我的氧氣,

然後就越來越輕鬆越來越輕鬆,

週遭的聲音也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模糊,

太棒了我要睡著了,我一點也沒有用我的意志力想要保持清醒,

喔耶,好舒服,讓我睡覺吧!

最後一陣類似機器的聲音ki ki ki的叫著,我就睡著了。



再度醒來時,我已經在恢復室了,

怎麼醒的呢??是一個女生跟我說:陳小姐,好了喔!然後拍拍我的肩。

我忽然醒來,他說好了喔~~是要叫我起身下床的意思嗎??

然後意識清晰但動作遲緩的想伸手摸東西,

可我什麼都摸不到,也看不清楚四周的人事物,



最可怕的是,我喘不過氣,我用盡所有的力氣張嘴呼吸,但我吸到的空氣好微薄好微薄,

一名護士靠近問說:會痛嗎??

我搖頭。

他又說:頭暈嗎??

我又搖頭然後邊吸一口氣邊跟他說:呼吸~呼吸,

而且我也發不出聲音,

我用氣音在講這幾個字,

後來他們趕緊拿氧氣罩給我,

好不舒服,我感覺我快要死掉了。







接著我又失去記憶了。



我只記得我拼命的想吸空氣,想鎮住自己抖動的身體,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

後來聽說我再恢復室待了差不多30分鐘,

送回病房時,我的身體還在持續抖動著,

這感覺真的很差耶,把我的身體還我啦,控制權還來喔。


然後隱約聽見家人一點聲音,開完刀出來好像已經11點了,

過沒多久,身體終於不抖了,家人看我狀況還ok,就先回家休息,

而李先生則是負責照顧我這一晚。


我睡了,

約1點左右,護士過來巡房,我又醒了,李也醒了,

護士交代他該如何照顧我,btw,護士是男的喔,

我問護士說我可以上廁所嗎??

雖然我什麼都沒吃什麼都沒喝,但我身體吸收了很多點滴水,尿液也是持續的在產生。

但護士說,我剛開完刀,可能不方便下床,

而且我麻醉還沒全退,下床怕有危險,所以他不建議我下床。

我又問說:那我可以喝水嗎?

他又說:不行,開完刀的4小時內都不能喝水。

我說:那現在幾點?

他說:1點多。(可能是20分吧,不太記得)



我好沮喪,嗚~~~~~~~~尿尿也不行,喝水也不行,我要趕快進入夢鄉,

於是我開始拿出我的意志力,逼自己睡著,希望我下次醒來時是凌晨3點鐘。


果然,人有無限潛能,我睡了約2小時,醒來後叫醒李先生,

他非常快速的醒來問我怎麼了,

我問他:今罵喜what time??

他說:3點多。






歐耶~~~~~~多麼振奮人心的一個答案啊!!


我說:那我可以喝水了嗎???

他說可以了,於是就賞我ㄧ杯水,我真的好happy啊~~真是天降甘霖,水好甜啊!


對了,住院時三總有提供塑膠杯一個,我姐說那是紀念品。


喝完水後我又心滿意足的睡著了,尿尿這件事情就等白天吧!



每天晚上護士差不多2-3小時會來尋一次房,幫我量體溫,量血壓,

他說我有輕微發燒,於是叫李去護理站拿冰枕給我躺,

還叫他去拿大之棉花棒沾水再來擦我的嘴唇,哇賽終於用到了,看電視時都很想試試,

不過李說他去護理站時,那邊還在放音樂耶,

還有人在問大家要喝什麼飲料,好像也是很歡樂的夜晚,


但最重要的是我覺得他們真的好辛苦,太偉大了,給他們掌聲鼓勵鼓勵!!









(沒完沒了的請期待下集,應該差不多快寫完了)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在我上救護車的時候,

李先生先幫我通知了我的北木,

然後他就開著車自行到內湖跟我會合,

在車上我一直擔心我北木在家會很慌張,

然後急急忙忙的出門,

趕在我到之前會先在急診室等我,

或是在我到了之後的幾分鐘內他們也會隨後趕到,

根據我通車一年多以來的經驗,

從基隆到內湖三總在車況順暢的情況下通常只需15-20分鐘,

而又以我25年來對時間觀念的認知上,

從汀洲路到內湖就算是搭喔咿喔咿也差不多要花個10-15分鐘,

也就是說怎麼算呢我到內湖急診室的時候,

10分鐘內應該會看到我擔心女兒安危的北木,

所以一直在幻想等一下會上演的橋段,是不是會很感人阿?

看著北木慌張的神情一直問護士我女兒呢我女兒呢??

找到我之後就流下一滴眼淚說哎呀,怎麼會這樣呢?

然後握著我的手說不要擔心,這只是小手術,沒事的,乖。

yes,我在救護車上又不禁為這齣戲留下了幾滴眼淚。


好,終於我到了內湖總院的急診室,

一定要跟大家分享一下救護車的床架有多高,

整個床架站起來差不多比我還高,

從一般病床高度變成跟我一樣高的時候我有一種坐在變形金剛裡面的感覺,

整個是躺在高處望著大家被送進去急診室的,

也可以說大家看著我像是再看花車一樣的仰望著我,是很妙的體驗。

then,躺在病床上約2分鐘,還沒有人來理我,

通常送進來的病患不是都會有一個護士在接待嗎?

電視演的都騙人,嗚~~

終於走來一個先生,是開救護車的那位,

拿一張表格要我簽名,大概是確認我有搭救護車要跟我收錢的證據吧,(泣)

那位先生走後,我又開始無聊,

一直望著門口有沒有類似慌張的北木衝進來,

但我左等右等,不知道等了多久,已經超乎我預算的久,

於是我就閉上眼睛等待。


突然有一個聲音跟我說『 ㄏㄚˇ樓~~~~~(以喔嘴型結尾)~~~~』

哇塞,想不到李先生還比我爸媽早到,

ㄟㄟ,請問我的北木你們到底在哪阿??

我被送到三總的時候大約是下午3點也許20分,

李先生到的時候也許是30分,

大概等到4點的時候終於忍不住了就叫李先生打給我爸,

連護士也來問好幾次家屬呢家屬呢??

後來我爸說他們已經在基隆火車站了,準備上高速公路,

吼~~~~~~~~~~~~~~~~~~~~~~~

你們也太慢了吧,從我打給你到現在已經過了1個半小時了耶,

嗚~~~~~~~~都跟我想的不一樣,你們怎沒有很緊張的跑來阿?

但我看那個時間點,我爸應該是在等我姊下班吧。




在我等北木來的時間內,

醫生和護士又問了我跟上一篇差不多的問題,

然後一個也類似義工媽媽的人來幫我換上手術服,

他看著我的褲子說,你好小歐,好像小孩只,

這位媽媽,我那一件是九分褲拉,我雖腿短但也沒那麼短好不,

不過當下我根本不想解釋太多。


終於,大約4點40吧,我娘跟我姊終於出現那個門口,緩緩向我走來,

of course,他們像我說的第一句話跟我剛剛在救護車上rehearsal的完全不一樣,

他們竟然人手一瓶清心,噢,真是刺痛了我的心,

我好想喝飲料喔,我好渴喔,

因為我在開刀前被禁止飲食6-8小時,

然後用一種看戲的眼神好奇的問我很多跟醫生差不多的問題,

唉,我真的回答到很膩了。


之後他們在那邊閒聊,我問說爸呢?怎麼沒看見人?

我媽說:他說去停車阿,可能順便吃粽子吧,

因為他肚子餓,把粽子帶來吃了。

噢,天啊老爸~你真的是一個很看得開的爸爸耶!


由於等他們的時間實在太漫長,

醫生連怎麼開刀阿,有哪兩種方法阿,一些有的沒的都說了,

然後手術同意書我也自己簽了,病房我也自己說要雙人房,

我乾脆自己一個人進手術房算了啦,嗚~~~~~~~~~~~~~~~~



我姐說我爸一路都在罵醫生,為什麼一定要家屬去啊?

我自己就可以簽手術同意書了,幹麻要他們那麼早來,

那如果父母住高雄或澎湖,是要我在那邊等死嗎??

哈,好有道理,

結果他吃完肉粽進來,還真的又重複了這些話,

可能是李先生沒聽到醫生說我可以自己簽吧,

害我爸一直以為要等到他來我才能開刀,

真是溝通上的疏忽阿,但如果不是這樣,請問老爸,您是打算幾點才來阿??

由於等待時的課間實在太長,醫生說我大概8點才能開刀,

所以,我們進病房後又開始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然後他們一直講很多很白痴的話讓我笑不停,

我的盲腸就更痛了,你們到底是來幹麻的阿?嗚~~~~~~~~~~~~~~



在等待的同時,又有一個護士進來了,她拿著一張表格,

他不但問我差不多的問題,還問了很多其他的問題,

就是在幫我填個人資料,然後他還問我會不會緊張?我說還好。

最後又講解了一下逃生方向,就又去別的地方忙啦,

大概8點的時候護士一直說等一下醫生就來了,

但等一下好像要等個20-30分鐘,

最後,終於在9點的時候,我被推出病房往手術室前進。




我要抱怨一下推我去手術室的類似義工媽媽,

但他們不是義工媽媽,他們有領薪水,可以說是小助手之類的,

他可能是新來的吧,推病床的時候很不專業,一直撞來撞去,

然後推我進手術室時也沒跟我說手術室到囉,

害我都沒有回頭跟家人說:不用擔心,雖然這齣戲我沒有很想演,

進去之後,護士又問我差不多的問題,還有就是我今天說了超多100遍的我叫陳一起,

然後他又把我家人叫進來了,但我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

那個推我進去的小助手把我推到轉床區,一個人很忙的不知道在幹麻,

後來裡面的醫生說:你這樣放等一下會撞到喔,

我用餘光看了一下,該不會是我的頭會撞到木板吧,拜託喔,有沒有這麼雖阿,

後來他調了2.3次才ok,

但還沒完,他剛剛很忙的把我的床罩四角拆掉,

醫生說:你幹麻把那個拆掉?

他說:喔,我以為是要一起換過去

連護士也說:你不是來過嗎??

所以他又匆忙的再把床罩塞回去,很緊張的說他是第二次來,

我整個臉上三條線直接畫到腳底。

感覺醫生口氣不是很好,好可怕,希望不是他幫我開刀。



轉床區很妙喔,

他是一個薄木板,可以調高度和寬度,可以移動,

所以將病人往外側身,調到和病床一樣的高度後再請病人轉正,

這樣病人就在板子上了,另外一邊的床就隨著板子的收回在下方接病人,

這樣就完成轉床的動作了,是不是很厲害啊!!真是太聰明了。BRAVO~











(想不到廢話連篇這麼多還沒寫完)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這篇文章真的很難下標題,

可以說是樂極生悲,泰極否來,花錢消災and so on......

在下我寫了上一篇文章之後就非常愉悅的去睡覺迎接隔天的宜蘭之旅,

星期四這天我休假,天氣突然轉一個大雨,極度大的雨,

maybe這是一個徵兆歐(驚)!!

但我跟李先生還是照著計劃開車去宜蘭,

因為李先生要去還願,之後也找不出時間,所以就利用一天的休假殺去宜蘭,

其實這一切都還很順利,我們還吃了三星卜肉,的確好好食~

住的民宿不僅包棟了也給我們升等房(雖然只差戶外兩個可躺的椅只,而且下雨也無法使用),

晚上去羅東夜市覓食的時候發現找不到東西吃,

然後就吃了上乘三家,是一間刷刷鍋,他真的是便宜又大碗又好吃,

不過其實我不是很餓,因為約莫下午2點我們才去吃卜肉,

晚上7點多了還是不太餓,

不過基於害怕下地獄有太多東西要吃會吃不完,

所以還是硬ㄍㄧㄥ著吃,吃到我的褲頭都要扣不起來了。

then~我們就回民宿,買一包餅乾兩杯清心,準備晚上要看阿民投球,





BUT,






從此刻開始,我就感覺肚子灰長的不酥湖,

一定是吃得太飽,休息一下後就去洗澡想早點睡覺,

洗好澡後也沒有比較好,感覺胃很脹,

後來越晚越不舒服,肚子開始痛,也分不清是哪裡痛,

等不到阿民投球,我就躺著休息了,

後來李先生看到3點,關電視時我醒了一會兒,

幻想肚子會不會好一點,結果妹由~~~還是一樣痛,

晚上醒來差不多3.4次,也可以說我沒有在睡,因為又痛又覺得好熱,

一直想去大便讓肚子舒服一點,但就是大不出來,

到了早上,原本跟老闆說好9點半要吃早餐,

但我真的無法行動,越來越慘,簡直要用爬的了,

後來李先生就幫我掛號,原本要去內湖的三總,看掛號已額滿,我們就掛汀洲路那間,

要check out的時後還是被老闆留下來吃飯,

所以我又多痛了30分鐘左右,噢。



終於,李先生飛車前往汀洲路,但到的時候還沒開始下午診,

不過幸運的事,我掛36號,但當天前面的人幾乎都沒來,我是看第四個,

醫生很夭壽的一直按壓我的肚子,問我什麼時候開始痛,等等,

後來,一量體溫發現我還真的發燒,所以前一晚不是冷氣不冷,是我發燒,

結果醫生就叫我退診,給我一張他寫的症狀,改去急診室,他說我可能是急性盲腸炎。


登登~

噢天啊,那不是聽說要開刀的嗎????




後來又拖著我沉重的腳步去急診室掛號,

急診室的人好像有接到一個疑似染到H1N1的病患(放心她只是在電話中提到),

好像我的事情變得不重要一樣,不過至少你們也發個口罩阿,要是等一下他送進來跟我擦肩而過怎麼辦?

護士問我一堆跟剛剛差不多的問題後叫我去等候,

then,醫生看診又問了差不多的問題,

要我去驗尿抽血跟照超音波,

這下好了,下午不用上班了,

類似義工媽媽帶我到處走,但他好不sweet,走好快,

後來幫我照超音波的那位大姐又問了差不多的問題,

然後他就一直用超音波儀器壓我的肚子,

壓到那個痛點,他問我說會痛嗎??我說還可以,

他就說,那我再大力一點喔,她竟然真的給我用力轉下去,一直轉一直轉,

你看那麼仔細是要看細胞嗎??我很痛耶,嗚~~~~~~~~~

最痛的要來了,他說,那我要放開囉,

雖然剛剛樓上那個醫生來這招的時候我就知道會痛,

但真的是壓的越下彈的越高阿,

他手一放開我整個彈起來大叫,

ㄍㄢˋ咧,真的很痛啦,現在想到我又覺得痛了,嗚~~~~~~



結束這些檢查後,換一個義工杯杯帶我,這個杯杯好多了,他叫我慢慢走不要急,

於是我又回到急診室等候,躺在病床上等消息,

這時候醫生來了,他說應該是急性盲腸炎沒錯,但這裡設備不夠,要轉到內湖總院,

我整個要昏倒,阿早知道一開始就去內湖掛急診就好啦,哪知道汀洲路這間設備這麼兩光,

然後他又說,通常是建議客人割掉巴拉啪啦這樣,

因為我記得有耳聞過遇到急性盲腸炎只有開刀一途,所以我就沒認真聽他說話,

就在想說,蛤阿,要開刀喔,還要轉院,那不是要搭救護車,蛤阿,是不是要1500阿?

蛤阿,那我要打電話給我爸耶,嗚~~他會不會擔心我,還是會罵我?

總之,事情就這樣持續下去,打電話回家跟我爸講,

啊講不到幾句就哭了,我真是很脆弱的少女,

隔壁病床的家屬(應該是女兒)還一直偷看我,

他可能想說我是不是得了癌症,幹麻要哭,

唉,管他的,反正我就是想哭嘛~~

李先生問我是不是會害怕,

應該是吧,可能還有覺得怎麼那麼雖等等的因素。


後來~我就搭著救護車很囂張的一路喔咿喔咿到了內湖三總的急診室。















(待續刻以嗎???)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四月的時候,
阿罵生病,
然後離開大家,在我生日的前兩天。

上上個禮拜和家人回彰化幫阿罵做百日。

最大的阿姨看到阿罵房間的空蕩還是忍不住悲傷,
即使每個阿姨都叫大阿姨不要在哭了,
他們的眼框也是充滿淚水,媽媽也是。

我坐在媽媽旁邊幫忙折蓮花,
看到媽媽的眼淚,也覺得很難過,
媽媽說,如果不要幫阿罵動切舌頭的手術,
至少最後的日子都還可以聽見阿罵的聲音,
聽見阿罵最後想要交代的話。

恩,阿罵不會寫字,所以不能說話也就無法表達他的意思,
最後去醫院看阿罵的時候,他總是眼睛爭的大大的看著大家,
有時候會發出一些聲音,好像想要說些什麼話,
但又說不出口,我們也聽不懂,
看著阿罵的眼神,他好像很失落,
因為他最喜歡湊熱鬧,喜歡聽新鮮事,喜歡給意見。

如果有一天我也要死掉了,
我希望大家能聽聽我的話,
不要私自幫我做決定,
每個人都希望在最後的日子過得快樂點吧,不是嗎?

家裡的長輩都過世了,
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都在另一個地方相遇,
希望他們很好。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那些我在東海的日子

半學期的時間好像很久很久一樣,
回憶起來有好多好多事,
好像每一天發生的事情我都還記得,
遇到的那些人,到現在我都還心存感激。

記得一開始進學校,我,迷路了好幾天。
畢竟對我這個路痴來說,東海實在太大了。
因為參加一個新生暑期研習營的關係,
在那裡我遇到了我在東海一開始的恩人們。

小綿羊學姊,大我兩屆,是一個很溫柔很開朗的人,
她也正是系上的學姊,主修鋼琴,
個頭兒很小,所以對我來說格外的親切,
她總是鼓勵我,不要因為手小就放棄彈鋼琴,
她說我們雖然不能彈李斯特,但是還有很多很多曲子可以彈阿,
因為她的一番話,給我很多勇氣繼續彈我喜歡的鋼琴。

大炳、Jimmy還有一個女生(sorry,記不起妳的名字了),
他們都是公共行政學系的學生,
那時候雖然也有另一個系上的女生參加活動,
但...我就是跟她不怎麼投機,
反而是對他們三個印象特別好,我們也特別合得來。
剛開學的時候,就靠他們3個讓我過得好開心,也認識了Cuggi桑。
還沒有開始上主修課,某些課程也還算簡單的時候,
下課後,我總會跑到他們那裡去玩。
聽他們說話、和他們打打鬧鬧,去東別、在宿舍,
都好開心!

特別要說說大炳,他很陽光也很有趣,
是我喜歡的那種男生,有一點他的影子,
當然那時候我們也有一點曖昧的關係,
但是就僅僅只有曖昧的關係。

接著系上活動增加,課程加重,我就很少與他們連絡了,
在系上認識了小菁,我的室友。
她是一個很勇敢很樂觀很幽默的人,
雖然小時後因為一場意外斷了一隻腳,
但她似乎從不埋怨,這也讓我對她深深的佩服。
她也很愛漂亮,香水、化妝品、衣服一樣都不能少,
就算腿快酸死了,她仍會堅持要繼續逛街。
從沒看過有人像她這麼有毅力。
她對音樂的熱愛比我還要多好多好多,
也因為和她在一起,我變得每天都花很多間在練樂器,
我們兩個對樂理、音樂基礎訓練、音樂史都完全沒有辦法,
不過她比我好一點,我真的超爛的。
每天練完樂器,我們都會去東別買宵夜吃,
然後回寢室大罵學校的老師還有種種的不愉快。


除了小菁,我還認識了可愛的富家女,
她和小菁是主修一樣的樂器,
她是一個很可愛很單純的女生,很喜歡雙子星,
作事情很細膩,總是小心翼翼,講話慢條斯理,
所以對我著個少跟筋的人來說,他真的很淑女。
我們會認識,好像是某一天一起去吃午餐,
喝了一口她說很好喝的英式紅茶,
但我覺得喝起來有肥皂泡的味道,
不知道哪裡好喝。
然後,我常去他們寢室,一起聊天一起吃飯,
一起去掃地,一起去看電影,
我幫她寫英文作業,她教我寫音樂理論的東西。
富家女的抗壓性不是很高,也有一點點憂鬱症,
所以在那個痛苦的地方,她選擇提前放棄,辦理休學了,
但那之後,我們還是常常保持聯絡。

還有一個系上的女生就是大哥女人,主修打擊。
爲什麼叫她大哥女人,因為她很有風塵味。
她很有個性、很好笑、很有想法,講話很快,
長得有點像小s,個性很大喇喇的,
居然沒教過男朋友,不過現在有了拉。
會和她變熟是因為她跟富家女是室友,
還有一次她在抽煙被我看到,
我沒有覺得驚訝的反應讓他覺得我這個人很NICE,
於是我們常常在寢室裡面搞笑、唱歌,
她也和我跟小菁一樣,樂理之類的非常爛。

我們四個在當時是好朋友,患難見真情,
我們真的患難了,也見到真情。


然後因為小菁的原因,我認識了系上的男生,
小菁喜歡上阿蔣,然後我喜歡上小浩,
是不是真的喜歡?我也不清楚,
那好像只是想找個人依靠。

小浩很優秀,除了他的穿著打扮以外。
他總是教我音樂理論,很細心很仔細,
還會出功課給我寫,尤其是我要回基隆的時候,
然後細心的檢查,再告訴我哪裡不對。
我們的英文課被分在同一班,常常有很多東西要討論,
原本對他的感覺很普通,後來卻被他的傻和真跟吸引,
而他彈鋼琴的時候,穿起西裝,彈奏如他溫和般的曲子
那才是我最愛看的樣子。
後來我們的感情持續了大概4個月,
因為距離還有想法等等的關係,結束了。
在當時,他對我真的很好,沒有他,我也無法撐完在那裡的日子。

在東海的日子,在課業上雖然不愉快不順利,
但是遇到的這些人,讓我在心理上溫暖許多,
我真的感謝這些人在當時的存在與幫助,
i love you so much!!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寒假的時候,我的姑丈他離開了我們。
和姑丈的相處時間大概等於零吧,
印象中見面的次數不到5次,
而交談呢?
我真的記不得了。

今年過年期間曾經到姑姑家去拜訪,
原來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我的姑丈,
元宵節的隔天,傳來姑丈離去的消息,
爸媽匆忙的出門,我在家裡心情很複雜,
因為當天下午和姊姊已決定要到宜蘭去玩,
感覺自己好像不應該去遊玩,
是不是應該到姑丈家去幫忙。
但是去宜蘭的行程早就約好,飯店也已經訂了,
再說,我們過去能幫上什麼忙呢?我不清楚。

從宜蘭回來的隔天,爸爸和媽媽帶著我去給姑丈上香,
因為隔天我就要回台中準備開學,
下午兩點多到的時候,大伯母和二伯母已經在那幫忙了,
還有一些姑姑的兒女孫子,其實感覺不到大家的傷心。
在姑姑家外的廣場,排了一些桌椅,大夥在那折蓮花、元寶還有燒銀紙。
邊做這些事情邊聊天,這讓我想起阿公走的時候,
大家也在二伯母家作同樣的事情,氣氛也不感傷,
但這絕對不代表大家都不難過。

那晚,專門處理喪家事宜的人到姑丈家佈置靈堂,
在那之前依循傳統,大女兒和長孫必須一個從家裡爬出去,
另一個從外面爬回來,並且要大聲的哭喊死者跟你的關係,
參加過喪禮的人應該都知道這是最令人心酸的一幕。
旁人都哭了,我忍著淚,因為我看見爸媽也是沒有掉一滴淚,
這讓我想起阿公走的那天,爸爸忍著眼淚的表情,
爸爸叫我們不要哭,這樣阿公才會捨得走,
當然,現場只有爸爸一個人做到。
於是,在姑丈的靈前,我想起爸爸的話,忍住淚讓姑丈好走。

晚上堂姐下班後也到姑姑家,
當大家忙著佈置靈堂時,我們這些非直系關係的人都到一旁去,
因為要移大體,怕會嚇到或是沾染到不好的東西,
所以我們離開了現場。
那時候伯母和堂姐們都說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有些是姑姑和姑丈的事情,有些是阿公和阿嬤間的事情,
也有伯母和伯父間的事。

其中讓我最感動的是姑丈對姑姑的愛,
也許我們這一代的人對上一代的事情真的很不清楚,
但從大人的口中也能略知一二,
他們說姑丈自己說其實他早就該走了,
那是因為他離不開姑姑,所以他一直堅持留下,
也許這種說法很沒有根據,但是這份愛卻是貨真價實的,
他們口中的姑姑好像沒那麼愛姑丈,
說姑姑常說她就想離開姑丈之類的話,
但是那天在遵循傳統古儀的時候,姑姑他也躲到廚房哭了起來,
其實都只是嘴上說說吧,夫妻哪有不吵架的呢?
但畢竟都是生活了大半輩子的人了,怎麼可能沒有感情?

堂姐也說到阿公出殯的那天,
她說我們這群孫女坐在同一台小貨車上,
一路從家裡哭到殯儀館,其實這份記憶我已經不太記得了,
聽到堂姐這麼說,我才突然又想起來,
對耶,那天我們都哭得好慘。


阿公的離去也是在寒假,在高三那年的寒假,
我也記得當時阿公從醫院回來的樣子,
還有一股氣在,阿公說他要回到家裡才要離開。
大家圍在阿公身旁,口中唱著南無觀世音菩薩,
我親眼看著氧氣罩從阿公的嘴裡拿走,
其實當時我並不知道阿公還有一股氣在,因為他並沒有睜開眼。
我更記得那時候姊姊從台南回來哭著爬進靈堂的那一刻,
也永遠無法忘記家族裡所有人掩面哭泣的那畫面。

一個人的離去到底對活著的人有什麼影響力?
我不知道。

只是阿公的離去,讓我感到全家族凝聚在一起的力量和感情,
那是很讓人感動的。

阿公,我真後悔你在醫院的時候我沒有常常去看你,
因為我一直以為你會好起來的,
我一直以為你還會像以前一樣,住在我們家,
和我們一起吃飯,看你最喜歡的摔角和布袋戲,
還有在房間聽拉哩歐,抽著你喜歡的長壽煙,唱你會的日本歌。

阿公,對不起。

il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